阅读历史

第994章 明天把她送回去

   第994章 明天把她送回去

  夕阳西下。

  司雪梨看着余晖斜斜照入客厅,在地上拉起很长的影子,感慨:“一天又过去了。”

  肚子里的小宝宝又长大一天呢。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司雪梨浑身散发出无比柔和的光芒,比这壮观的日落,更吸引人眼球。

  小宣端着炖好的肉汤出来,自从司雪梨得知自已怀孕后,浑身露出来的那种温柔感,连她一个女人都看得挪不开眼。

  天下怎么能有这么温柔的人啊。

  以前年轻,总觉得酷酷的,拽拽的,有个性的人才叫牛,才叫厉害,可年纪越大越发现,真正的牛人,是那些不管面对怎样的挫折和磨难,都能做到温柔以待,处变不惊。

  那天主人失手一推,司小姐不仅差点流产,还被针灸折磨了足足半个月,换作别人早就记恨上,可是司小姐却不记恨,每天过得怡然自得。

  甚至看出主人有愧疚的心,也故意开解他,让他别内疚。

  小宣真的自愧不如。

  如果受害者是她,她一定会每天画圈圈诅咒失手推她的人……

  见司雪梨又在给小狗缝衣服,小宣道:“司小姐,我们老家那边有习俗,孕妇是不能碰针和剪刀一类的。”

  “是吗。”司雪梨把衣服拿起来看,嗯,还差一点就能缝补完毕:“我没听说过哎,应该没问题吧。”

  她怀小宝的时候在国外,那边的人没那么多讲究,所以她也比较随意。

  “肯定没问题!”小宣接话:“我就是多嘴提一句。”

  这样好像特意给人添堵,但天地作证,她太喜欢司雪梨了,所以才想告诉她而已。

  “你只是好心提醒我。”司雪梨笑笑,低头把剩下的缝补完毕。

  她现在唯一的乐趣就是给pirates做衣服,不然她真能在别墅里无聊死。

  小宣松了口气,和司小姐这样的人相处真舒服啊,她从来不会以阴谋论去揣度别人:“司小姐,趁热喝吧。”

  司雪梨放下衣服,用勺子舀了舀炖盅里的汤,扑面而来浓烈的肉味让她一阵不适,稳了稳以后,她强迫自已喝光光。

  好不容易把汤喝完,司雪梨将肉都分给了pirates,看pirates吃过欢快,司雪梨忍着过敏,摸摸它的脑袋:“pirates,是不你跟我回家吧,小宝看见你一定会很兴奋的。”

  希望小宝还记得自已收养过一条类似海盗的狗。

  庄云骁一定没耐心照顾一条狗,pirates自已在这里也是受罪。

  “靠!”庄云骁的声音在大门传来,见司雪梨又剪了他的衣服给狗做衣服,郁闷:“老子给你买葡萄,你就剪老子的衣服给狗穿,你可真有良心!”

  司雪梨直起身,庄云骁手里拎着一大袋葡萄,浅紫色深紫色青色,平常能在市面上看见的都有,她惊讶:“买这么多。”

  “鬼晓得哪种无核哪种甜。”庄云骁声音闷闷,将袋子往桌上扔,女人就是麻烦!

  葡萄就葡萄,还规定是哪一种。

  司雪梨含笑,将袋子扒拉开,找出自已爱吃的那一种。

  庄云骁这人要是态度稍微能好一点,她相信追他的人能从这排到山脚,至于现在还孤家寡人么。

  搞得内分泌失调,整天都凶巴巴的。

  人啊,还是得有爱滋润一下才行。

  就像庄臣现在脾气可好了。

  庄云骁见她一直笑,这笑真让他不爽,他睨道:“你笑屁?”

  “喂,从今天起,请文明用语。”司雪梨侧头看他:“我笑怎么啦,笑都不让啊?”

  “……”庄云骁舌头扫过牙关,成,看在她怀孕份上,忍她。

  只是看见那一袋葡萄,他更烦躁了,不知道自已怎么就神差鬼使给她买这玩意。

  去到水果店的时候他还傻逼逼的问哪种葡萄无核又甜,结果被一臭脸大妈给怼了,说他不会自已试吃啊,庄云骁那一刻真想打爆那大妈的狗头,但想到大妈死了他又要花时间找水果店,于是忍住。

  他才不试吃,所以将店里有的葡萄品种都称了十来斤,直接给拎回来。

  “骁哥,过来一下。”易蘅一直坐在餐桌用电脑,收到消息,立刻叫唤。

  庄云骁站起,走过去。

  “费鸿信终于有动静了,他要见你,约明天。”易蘅将电脑屏幕对准庄云骁,让他自已看。

  庄云骁一眼就瞥见那几行字,不意外,只是讽刺:“呵,这个老不死真是弱爆了。”

  时间比他估算迟多了,连司雪梨都查出怀孕了,这老不死才冒泡,但不管怎样,费鸿信总算肯出来。

  庄云骁眼睛眯了眯,充满憎与恨。

  “骁哥,你要小心点。”易蘅总觉得内心不安:“听说费鸿信是个妻管严,对老婆言听计从,他老婆又是个心眼极小的女人……”

  “你想说什么?”庄云骁不耐烦,他最烦别人啰嗦。

  “……”易蘅被吼住。

  好吧,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已想说什么,他就是内心有点不安,但如果他说他的第六感告诉他有事发生,想必会被庄云骁毫不留情狠狠嘲笑。

  他们这样的人谈第六感……

  呵,确实可笑。

  “骁哥,要不我明天代你去吧。”易蘅只能想出这个解决办法。他有事,总比庄云骁有事要好,况且这条命庄云骁早该拿去。

  “不关你事。”庄云骁盯着屏幕里右下角费鸿信三个字,语气淡淡,这是他的恩怨,他必须得自已去解决。

  易蘅不说话了。

  庄云骁沉默半晌,而后转头看向茶几边的司雪梨,她还在选葡萄,看她浑身泛着柔软光芒的样子……

  算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就让她简单活着吧。

  “明天晚上,你把她送回庄园。”庄云骁吩咐。

  至于不是一大早,就当作是惩罚她刚才呛他吧,他得把她多关这儿半天。

  其实他只是想着,如果事情顺利,他想赶回来和她吃顿晚饭。

  毕竟,这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和她吃饭了。

  “就这么放她走?”易蘅觉得太可惜了,他还没亲眼见庄臣的颓废样呢。

  庄云骁眼眸凌厉:“你要是再敢乱生事端,老子埋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