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排行书本分类完本小说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穿越军事科幻游戏竞技恐怖悬疑
憩心阁 <女生专区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640:物是人非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640:物是人非

作者:征战天下分类:女生专区更新时间:2020-01-06 04:14:29

“管家,是我。”白子衿来到管家身前,强忍着泛上来的酸涩说到。

老管家终是忍不住,浑浊的老眼流出两行清泪。

时间如白驹过隙,他曾看着鬼王和王妃一起走过嘴美好的日子,看着他们经历了多少险阻,如今一别,物是人非,记忆中的美好回忆总让人感叹,为什么美好不能一直持续下去呢。

“管家,您……”白子衿眼圈泛红,声音已然哽咽。

“这可不是说话的好地方。”赢若风站在白子衿一侧,轻拍着白子衿的后背安抚。

要知道,白子衿怀有身孕,过度的悲伤可不是明智的。

老管家立刻意识到自己的事态,忙抬起袖子擦了擦眼泪,侧身让开了门。

赢若风扶着白子衿走进去,凤子宣留在最后吩咐洛桑:“守在门外隐秘,一有动静先处理再来向我汇报。”

洛桑心知事态严重性,点头应下了。

几人都进了鬼王府后,深红色的大门又紧紧的关上,洛桑私下观察了一下,不动声色的隐进了暗处,窥视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鬼王府内,自从没了主人之后,丫鬟小厮该遣散的遣散,如今府内的不过寥寥几人。

没了生气的鬼王府萧条许多。

白子衿走在前面,眼睛留的看过府内的一草一木。

府内所有的东西依旧那么熟悉,每一眼看过去,就好像回到了过去,那些似乎已经模糊的记忆在此时无比的清晰起来。

路过几个老仆人时,她们都会颤颤巍巍的跪下,唤她一声王妃。

每每听到这个称呼,白子衿就不能自己的心痛着。

跟在她身后的一行人,很自觉地都没有说话,在这份巨大的伤痛中,白子衿是最让人心疼的,他们选择沉默,在这危急关头也想给她一点点时间。

毕竟这一走,归期遥遥,就连这片伤心地也会成为可以被时间抹杀掉的记忆。

不知不觉,她边走到了凤惊冥的书房前,房门大开的,里面打扫的很干净,站在门口能闻得见淡淡的书香。

白子衿擦掉泪水,视线清晰的一瞬间,在看清书桌上的摆设时,泪水一下子决了堤。

书桌上,一株精巧的盆栽摆放在上面,紫色的小花朵向着阳光开得正艳。

她要踏进去的脚一时间千斤之重,再也迈不动了。

白子衿的情绪突然失控让凤子宣等人有些措手不及。

“王婶,注意身体重要,再有什么意外……我……”说到最后,凤子宣苦叹一声,面带忧色。

“不要伤心,还有师兄在。”赢若风温声劝说着,那双冷冰冰的眸子里此时也荡着温柔似水。

白子衿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平复了心情之后,她方才转过身对身后两人道:“我没事的,们出去等我可以吗?我想跟管家说两句话。”

凤子宣张了张嘴,让他们先来鬼王府的来意还没说,况且时间耽搁不得。

只是,他还没有开口,就听白子衿道:“我都知道,交给我。”

到底还是个通透的人,也难怪自己那个弟弟对她如此死心塌地。

等他们出去后,白子衿才走进书房,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什么一样。

她走到桌前,望着那凤栖花出神,她的手指就像抚摸过情人的脸颊那般温柔的划过花瓣。

“王爷每日用晨露浇花,一天都没有落下,王爷走之前,这盆花始终没开出花来,老夫也学着王爷的样子,晨露浇花,没想到这几日竟然真的开出了花,王爷说花开了,您就回来了。”老管家慈爱的看着那几朵小花,哽咽道:“王爷说的对,王妃您回来了,王爷肯定会高兴的。”

白子衿含着泪点头,似是呢喃着:“他会高兴的。”

他肯定会高兴的,可谁又知道,我多想亲眼看着笑啊……

白子衿强迫自己收回手,低头擦干了泪水,再也不看那凤栖花一眼,决然走出书房,她不可以再沉浸在悲痛中,她还活着,就必须还要再为活着的人坚持下去。

她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低垂的眸子里闪着细细碎碎的柔光。

“王妃,这次转成回来,怕是有要事吧。”老管家垂首站在一侧,语气低沉沧桑,有夹杂着几分无力。

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有些事情不必开口他也能揣摩出一二三,更何况还是这山雨欲来的帝都呢。

“嗯,却又一事想请管家帮忙。”白子衿点头,犹豫片刻后,才又开口:“帝都暗流涌动,国家内外动乱,稍有不慎整个帝都都会沦陷,所以,我想请求管家给我可以调动魅部的令牌,协助凤子宣低于君位。”

老管家脸上并无多余的神色,甚至当他听到白子衿说的话后,一幅早已料到的模样沉吟片刻。

“王妃,在老奴告诉您答案之前,老奴想问您一个问题。”老管家问道。

“管家,直言。”白子衿道。

“老奴想问,您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老管家说。

白子衿浑身一震,刚忍下去的悲痛感再次涌了上来,她努力克制着泪水不要留下来,紧咬着下唇闭了闭眼。

“王妃也可以不回答……”老管家话没说完,被白子衿打断。

“不是君玄歌的。”白子衿脸色发白,说出这么一句。

老管家闻言,连连点头说着好便转过身去,消瘦沧桑的背影微微颤抖着,底底的呜咽声飘散在风中,随即消失不见。

须臾,老管家收拾好自己的情绪,面带慈善的笑容看着白子衿说道:“其实魅部王妃一直可以直接调动,令牌也一直在您手中,只是您不知道而已。”

“在……我这里?”白子衿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的,”老管家点点头,“调动魅部的令牌其实就是您之前搬到纱雅院时,王爷送给您的那半块玉佩。”

白子衿下意识的握住了挂在腰上的那半块玉佩,将它摘了下来。

“就是这块玉佩,王爷其实早已经把全部信任都给了您。”老管家说道。

白子衿心绪颤动,连带着那小小的心房都挤满了感动,她早该知道的…早该知道的啊。

“谢谢管家。”白子衿道了告辞,跟着人走了出去。

凤子宣同赢若风还等在外面,见白子衿出来,两人急急的迎上前,关切的问了几句。

这让白子衿心情稍有好转,至少现在她不是一个人,也并不是在孤军奋战。

“我没事的,放心。”白子衿说着,将那玉佩递到凤子宣面前,“这是调动魅部的令牌,我……交给了。”

凤子宣心下松了一口,眸子透着清冽的温柔看着白子衿,“王婶,谢谢。”

“今天已经谢了好多次了。”白子衿说。

“是吗?本王的谢谢今天不要钱。”凤子宣笑笑,去接那块玉佩时,竟然没能从人手中拿过来,他能感受得到,白子衿紧紧抓着这块玉佩,他犹豫了松开了手,“王婶,是怎么了吗?”

白子衿回过神,意识到刚才自己不愿意松手后苦笑一声,又将玉佩拿在手中,手指摩挲着玉佩上的纹理,好像要记住这种感觉。

“只是惊冥送给我的,很早,很早之前他就送给我了。”白子衿目光柔和的看着玉佩,将很早两个字咬的格外的清晰。

白子衿亲自抓着凤子宣的手,放在他的手心,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是惊冥留给我最后的念想了,带着他,这一仗,决不能败了。”

凤子宣握紧那微温的玉佩,目光坚定的点头,“不会败,我从不认败。”

“好,记得还给我。”白子衿笑道。

“放心。”凤子宣只说了两个字。

赢若风见他们之间差不多已经交代完了,很是无情的出声提醒道:“时间差不多了,再留一刻危险就多一分,我们赶快离开。”

凤子宣表示认同,他们身上的姑蛇草的香还没有清理,决不能在同一个地方都留太长时间,要赶快离开才可。

只是,他们一行人行至门口,院内突然冒出两名身怀武艺的高手,两人执一根铁链硬生生将赢若风逼回了院子。

一时间,院子里突生变故,一方早有准备,另一方则惊愕其中,气氛更是一触即发。

“师兄!”白子衿正待上前,却被凤子宣护在了身后。

“这是何意。”凤子宣敛着眉眼,面带寒霜,他可不想在这种时候再与鬼王府的旧人发生冲突。

“老奴只是想留下赢公子,具体要做什么,老奴不能说。”老管家态度谦和,佝偻着腰看似恭敬如斯,但说的话可一点也不含糊。

“管家,赢若风是我师兄,想留下他难道也不过问我吗?”白子衿微微有些动怒,赢若风虽然脾气是差了点,但是对她的好,她都记得。

如今欺负到她眼皮子上了,还得了?

“王妃,老奴也有老奴的苦衷,此番老奴就算是得罪了,赢若风也必须要留下。”老管家很是为难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目录
设置
设置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听书
发声
男声女生逍遥软萌
语速
适中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