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一节男人的名声女人的心思

作品:风起双神|作者:闲散的火柴|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8-14 09:48:29|下载:风起双神TXT下载
  几日后,法斯特知道刘月夕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轰走几个和月夕眉来眼去的护士,强行把他塞进早就准备好的生化仓内,法斯特作为学者,其实非常渴望能够入微探索微观世界去求证一些他想知道的事情,在他的指引下,刘月夕化身亿万去感受了不少细胞和原子的结构奥秘,并将其中所见所感尽可能的转达给法斯特,法斯特如获珍宝,一会让月夕观察一下蚯蚓,一会儿让月夕看一看血液中的某一段蛋白质的结构,这样的研究在入微的状态下进行了足足一天,法斯特还是意犹未尽,月夕也不忍打扰他的研究,自己跟着法斯特从中也学到了不少,只是生化仓药水数量有限,月夕自身的新武技也融会贯通的差不多,才不得不打断法斯特,月夕讹严王这一票还是有着自己的重要目的,他鼓动法斯特和自己一起利用暗藤避开金羽省长的注意,勾连建木的部分能力,以宏演宇观天下。

  第三天天蒙蒙亮,免费的药水终于耗尽,月夕和法斯特一老一少趴在实验室的地上感叹昨天的大胆行为。“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我也是疯了,那建木可是金羽守着的,要是让他发现了,非把我们俩炸一个神魂俱灭。”

  “我倒是挺想领教一下大魔导大师的手段。”月夕随口说了一句。

  法斯特一巴掌打过来,“想什么呢,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以为和严王交过手就天下无敌了,金羽大人可是圣者,他勾连建木的情况下,连驾驶电气骑士的雅飞大人也得退避三舍。”

  月夕有些不解:“我知道大魔导师厉害,不过电气骑士不是专克结界树的吗,我可听说电气骑士在暗状态下是根本感知不到的,金羽大人就算再厉害,发现不了雅飞大人又有什么用。”

  “这你就没见识了,一般结界树确实不行,不过建木可是世界树,拥有守护神兽七彩羽凤,暗能生物都能彼此看到,电气骑士也不例外。”法斯特说出其奥秘。

  月夕算是长见识,“原来还有这么个说法啊,世界树真是厉害,不对啊,我们翡翠镇为什么有一颗银潢呢,那也是世界树诶。”

  “算你机灵,这就要说到爱德华伯爵了,刘月夕啊,你在翡翠镇现在估计可以横着走,但是我提醒你,如果遇到伯爵大人,你最好让路,他可是传奇人物,千万不要招惹他,论辈分,雅飞都要称他是前辈。”

  “这么厉害,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法斯特取过一块知识水晶,“拿好了,接在结界树上就能用这张地图了,我想这也算是十镇大回廊区最详实的地图,你小子所谋不小啊。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懂,我刚才发现,你的基因藤树好像有变化。”

  月夕知道是瞒不过导师的,坦诚的说道:“因为一些原因,武技花卉都被改变了。还望导师替我保密。”

  法斯特当然知道轻重,“我不会说出去的,你能宏演入微的事情也千万别告诉别人,不过有时间再来望京的话,来我这再做一次入微吧,我还有些别的研究需要一些实验数据,药水钱我自己想办法凑。”

  月夕大笑:“导师,您还真当这是没限制的,那是需要‘门票’的,行吧,有机会我会和你说的。我入微一定让你旁观。”

  法斯特完全没听懂月夕的话,月夕也没不想解释,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他不准备告诉任何人。

  别了法斯特,月夕拉着刀子,去望京的中心区买了一些礼物,准备回翡翠镇,临行前月夕还特意去拜访了一下司徒明,从刀子口中得知司徒明在月夕昏迷期间来探望过好几次,于情理月夕作为小辈都该去回谢,在司徒府上和司徒明聊了好久,这回司徒夫人也在,虽然大多是长辈对后辈的勉励,但是月夕能感受到其中真情,心里还是暖暖的,和刀子在司徒府吃了便饭便回翡翠镇去了。

  严府,阿兵看着圣光学院送来的一长串账单,脸色铁青,提起佩剑,吼道:“少爷,刘月夕这个王八蛋,居然敢这么过分,我要去杀了他。”

  严王接过账单,仔细看了看,有点疑惑,问送单子的人:“其他这些虽然贵点,也都算是治疗费用,不过这把高级符文剑是怎么回事,这也能治伤吗?”

  送单子的人回答到:“回严大人的话,那个刘月夕实在是忒不要脸,他说看到自己的佩剑比严大人随手给他的差了这么多,心中阴郁难释,郁郁寡欢,茶饭不思,想到严大人是豪爽之人,不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便采买了一把好剑以解心结,自从有了新剑,心情好了许多,身体恢复的也快,还让我替他向严大人请罪,说他乡下有急事,改日一定亲自登门道谢。”

  严王听完哈哈哈大笑,“有意思,这个刘月夕实在是有意思,我等着他,没事了,你去吧。”说完打发走送账单之人。

  可能刘月夕自己也没想到,他和严王的这场决斗,让他在望京的的人望又一次风生水起,平民贵族都在谈论他,有上次寒门子弟赛马场的事情在先,这回居然又在决斗中打赢了严王,各种小道消息不断的流传发酵,版本也是越来越离奇,到最后月夕大有寒门领袖的声势,有些激进的学社甚至公开宣称刘月夕就他们的名誉主席,当然这一切刘月夕本人并不知情。

  橡果学院内的林花苑,是女生们休息社交的好去处,司徒雪梨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发愁,蓝月这个家伙已经好久没来看她,即使上次难得见面,二人也闹得很不愉快,自从母亲说了蓝月的不端品行,司徒雪梨对于这个心上人就始终抱有一些疑问,而且从圈子里打听到的一些消息,也间接证实了母亲的话,这让单纯憧憬美妙爱情的司徒雪梨非常难过,她正独自伤心着,几个相熟的伙伴拉着一个陌生的贵族姑娘跑到她跟前。

  “雪梨,你在干嘛呢。”闺蜜先和她打招呼

  雪梨不是很有兴致,“没什么,怎么了。”她并不愿意多说,何况还有这么个陌生的姑娘,那姑娘长得很清秀,脸不知为何有些红。

  闺蜜介绍到:“我介绍一下,这是肃毅伯家的大小姐姜晴阳,她想和雪梨你打听一些事情,又不好意思说,这不就托我一起来了嘛。”

  听这话雪梨突然有了些兴致,很礼貌的打招呼:“姜晴阳小姐,你好,我是司徒雪梨。你要打听什么。”姜小姐很害羞,脸红红的没敢说。

  雪梨的闺蜜自告奋勇,替她问道:“是这样的,她想打听一下刘月夕的事情,听说你和刘月夕是父辈世交,你们俩也算是半个表兄妹,所以就想问问你他的情况,你懂得。”

  “刘月夕,他怎么了。也不算是太出名的人啊,居然都传到学校里来了。”雪梨非常不解。

  闺蜜惊讶的说道:“原来你还不知道啊,刘月夕现在可是望京的头号风云人物,前几天他和严公子决斗,还赢了严公子呢,听说二人不打不相识,还成了好友呢。”

  “你说的严公子不会是严王吧。”雪梨吃惊的问道。

  闺蜜点点头,“就是严家大公子呀。”

  他居然已经这么厉害了,虽然母亲事先提过刘月夕的前途无量,不过司徒雪梨始终不太喜欢刘月夕过分贫寒的出身,但是刘月夕的行动却一次次的刷新了司徒雪梨对他的认识,这个家伙,还真是没想到呢。

  闺蜜打断了雪梨的思绪,直接的问道:“啊呀,雪梨你就不要卖关子了,人家姜小姐看上刘月夕了,他不是你的远方表哥嘛,能不能帮忙牵一下线。”

  闺蜜说完,姜小姐的脸更红了。雪梨看在眼里,极其不是滋味,好胜心极强的她仰起头,淡淡的说道:“恩,我想你们搞错了,月夕哥哥可不是我的远方表哥,我父亲和他父亲在我们还很小的时候,就给我们俩订下娃娃亲了,实在不好意思,让姜小姐失望了。”

  都是社交场合的名媛,姜晴阳哪会不懂雪梨的意思,礼貌地客气了一声便离开。

  雪梨的闺蜜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立刻挤到她身边小声的问:“雪梨,你不会是认真的吧,那你和蓝少爷怎么办。这事多久啦,也不事先告诉我,我们可是最好的姐妹。”

  任闺蜜如何软磨硬泡,雪梨只是礼貌的微笑,其实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说出这么疯狂的话,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翡翠镇,刘月夕和刀子已经秘密的回到刘府,顾不得休息,刘月夕又忙碌开,这次的望京之行收获颇丰,几件大事都办的很顺利,剩下来的就是月夕自己的执行问题了。他迅速召来倪少爷,把去望京的大致情况告诉了他,倪少爷知道批文下来了,蹦的老高,手舞足蹈的,月夕就怕他把文件给弄坏了,这可没地补去,“行了,不要脸的事情哥哥我做了,后面的都是苦活,我说倪少爷,行吗?”

  倪加奥的眼神放着异样的光彩,别看他平日里弱弱的,像个无害的少爷,可是只要沾到做生意的事情,那可比鲨鱼闻到血腥味都疯狂,“月哥,后头的事就交给我吧,最多二个月,我保证红云西夕的账户上不少于一百万的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