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穿越 军事科幻 游戏竞技 恐怖悬疑
憩心阁 憩心阁 > 军事科幻 > 炮灰的无限反攻 > 第665章 离婚不离房(38)

炮灰的无限反攻 第665章 离婚不离房(38)

作者:尖椒伴余生 分类:军事科幻 更新时间:2019-09-11 22:24:18
    后来贺航搬去了乡下,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买了一个闲置的农村院子,照顾起了因‘车祸全身截肢瘫痪在床的妻子’,博得了一个好男人的名声。

  岁岁年年,逃不开的是互相折磨。

  也不知道温宁当初给田小珂吃的是什么,无论他怎么在她只剩一个枝干的身体上大肆伤害,都顽强的挺着,哪怕上一刻就要断气了下一秒还是会恢复元气。

  于是更加放心的折磨,反正死不了,人生无望总要找个能消遣的东西聊表慰藉。

  田小珂的家庭注定了她的失踪无人问津,她的母亲不过嘴上骂几句白眼狼,转头忙活自己的,女儿什么的不在心中多占地方。

  而贺航是自己藏起来的,他拒绝和以前有所牵扯,更加不愿意面对自己的父母。

  他曾是他们的骄傲,如今只能为他们蒙羞,这比其他任何外在影响都让他难以忍受,藏,藏的严实些,躲的远远的,就当他们没有他这个儿子吧。

  贺航是躲远了,找不到儿子又隐约听到些风言风语的贺母辗转找到了温宁。

  “你说,你把我儿子怎么了?他为什么躲起来不见人?你说啊!”

  当时的沈玉暖正打算转移住所,这家酒店真的很不错,可惜最近被一个莫名其妙一上来啥话不说就扔名片的男人给缠上了,讨厌麻烦的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去另一家酒店了。

  没想到被当初的婆婆给堵在门口,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也提醒沈玉暖,这位婆婆的‘加分项’也是不少的。

  贺母见这个女人竟然比上次见面还年轻了许多,出落的有些扎眼,心里更加不舒服了。

  这就是个狐狸精!专门来祸害他们儿子的。

  想到背地里传的那些关于贺航的谣言,就气不打一处来。

  “快说!今天你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别想离开这里!我专门堵在外面等着你这个狐狸精!”

  酒店的保安早就听到动静了,这里本来很安静,四处静悄悄,服务人员连走路都是轻声,就怕扰了客人的休息。

  贺母简直是平地一声雷,在她冒出来的瞬间就被保安给围住,驾着往外走,哪怕如此在,这位母亲还是不忘放狠话。

  这里的安保是专门聘用的外包公司,是专业的练家子,若不是沈玉暖阻止,贺母这会儿已经蹲局子了。

  酒店的律师团队会很高效的让她学会安静的。

  “遇到这种情况记得堵嘴。”

  大堂经理立即道歉,是他们的失误,放了这样的人进来。

  可不是要好好道歉,眼前的这位客人在那间一年用不了两次的豪华总统套房一住就是半年,简直壕到惨无人性。

  为了业绩,为了小费,态度当然要尊敬,拼了!

  绝对是察言观色一把手的大堂经理立即给安保队长使眼色,两人神交瞬间,秒懂。

  驾着骂人女士的安保站立不动,其他人全围在客人周围,形成保护圈,安全感瞬间上升。

  挺有眼力劲儿,沈玉暖对大堂经理淡笑,并表示了感谢。

  贺母一看这架势,更气了,反正她老命一条,他们还真敢揍她不成?她还怕他们不动手呢!

  在她眼里温宁就是他儿子的附属品,以前面对她更是猫见了老鼠乖的不行,何时敢这么嚣张的?

  “老公不知去向,你竟然只顾着逍遥自在,这是爹妈死了,没人教养了吗?”

  哎呀,不好,触了温宁的逆鳞了,新仇旧恨,那就不要怪她最毒心狠了哦。

  “首先我要声明一下,这位老阿姨,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和你儿子早就离婚了,你想知道什么时候?我想想,就是你害死我的孩子你的孙儿的时候,已经很久了你竟然不知道?”

  贺母噎的难受,这件事她确实不知道,她从来没担心过儿子离婚的问题。

  离就离呗,二手的女人贱,二手的男人可一点也不影响市场,尤其是他儿子这样条件的。

  可问题是她一点风声都没听到,难道儿子也介意她弄没了孩子?可他不是说没了更好吗?心慌。

  “对了,你不是想知道你儿子哪里去了吗?”

  温宁笑的很可恶,她去有了不好的预感。

  “虽然我不知道贺航去哪里了,但我知道他为什么躲起来,他啊......”

  “打住!”

  贺母赶忙插话,“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

  “我没那个闲工夫,反正也就两句话的事,就这么说也挺好。”

  沈玉暖笑的很高兴,解决了这位婆婆,她就可以离开了,高兴的结果就是嘴巴越来越毒了。

  根本不给贺母反驳的机会,像倒豆子一样,吧吧吧有的没的一股脑全说了,在场的人,无一不愣神。

  “你儿子是没脸见你们躲起来了,这也是人之常情你们最好也不要找了,闹的人尽皆知对谁都没好处,毕竟不是什么想得开就能解决的问题,不信你问问在场的人,他们都是男人,最能理解了,谁要没了那个可不就和太监一样一样的了么?还是被备胎了十几年的情人给硬生生砍下来的。”

  在场的男性全都后背发凉,可别让他们理解这种事啊,理解无能,想都不能想!

  “为了男人尊严连救护车都没打挺过来的,啧啧,真是纯爷们儿!”

  为什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贺母早就魂飞魄散了,一定是这个女人信口雌黄!

  “你一定不信,没关系,信不信的我又无所谓,我只是可怜你才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说完还遗憾似的让贺母节哀,“对了,你弄没的那个孩子是你们唯一的孙辈,也就是说你们贺家绝后了!”

  那语气就像在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你你你!”

  “老阿姨不要激动嘛,容易进医院的,我知道你要说我造谣了,我这个人很将诚信的,最受不了被别人污蔑,为了证明我的清白......”

  给大堂经理示意了一下,“你们一定有工作群吧?我给大家发一下小视频证明我没说谎。”

  还不忘提醒贺母查看手机,她的那一份更详尽。

  一口气噎在膛,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眼一黑人事不知,被送了出去。

  沈玉暖走的时候像大堂经理预料那样收到了丰厚的小费,每个安保员都有份,大家都很激动。

  晚一些谁也没当真的小视频真的出现在群里,点开看的男同胞都是同一个感受,某个部位一凉,下意识夹紧,女人真可怕。

  而在医院苏醒的贺母又一次晕了过去,她宁愿一睡不醒。
设置
设置 关闭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关闭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返回
<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