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穿越 军事科幻 游戏竞技 恐怖悬疑
憩心阁 憩心阁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295章

餮仙传人在都市 第1295章

作者:小小羽 分类:武侠修真 更新时间:2019-09-07 22:08:18
    在天空上上,悬浮在小鼎之上齐公子也不好受,没有最初的得意之色,反而脸色更加苍白一些,脸上更是有一些灰败之气,身上的精神和昨日相比,已经足足少了三分之一。

  现在的他此时正在睁大眼睛,试图看穿那熊熊烈焰,看到里面古争的情况,可惜虽然这个法宝虽然是他所控,但是他也无法看穿里面的情况。

  所以他知道对方依然还在里面,但是此时他脸色有些阴沉的吓人,这个法宝的威力他当然知道,自己以前也不是没有使用过,碰见那些金线巅峰的人物,也照样围困里面杀掉,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最短的不到一炷香就烧成湮灭,最长也不过一个时辰就变成一团灰烬,可是现在足足四个时辰,从早上已经到下午,天色已经都快要黑了,对方依然还在抵抗着。

  起初刚刚过第一个时辰的时候,他心里就有一些突兀了,不过想到对方实力似乎要比平常要厉害许多,和自己也不丞相让,所以多撑一段时间没有问题。

  可是再过半个时辰之后,对方依然在里面坚持,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动静,就让他给奇怪了。

  在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对方的气息依然没有消失,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再次吞下一颗非常珍贵的丹药,心里却下想到对方难道有一件防御力特别好的法宝,不过即使这样,他也要和对方耗下去。

  哪怕自己耗费巨大,只要能够斩杀对方,就完全可以在去山洞里面拿去自己的东西,为了它,这一切都非常值得。

  可是如今到现在,他心里面已经焦躁不安,他预感到这个神火罩似乎真的无法奈何对方,想到之前对方的黑链,现在自己的那个邪魔还在对方手里,说不定身上还有更好的法宝,这样下去,对方要比自己更加吃亏一些。

  干脆齐公子把心一横,继续和对方对持下去,自己的丹药还有很多,我就不信对方的储备能比自己还要多,如果对方逃跑,自己遗失了那个傀儡邪魔,哪怕只是个半成品,回去以后,自己的身份地位肯定会受到动摇。

  他万万不能接受这样的后果,哪怕为此回去以后闭关几万年来拟补这次巨大的亏损,也要把对方给干掉,拿回来自己的东西,还有那个黑链,也会被自己给缴获。

  要知道那个邪魔可是利用特殊方法,饲养在另一个空间,凶悍异常,哪怕化成木头形状,也不能放入其他空间内,只能随身携带。

  而且一旦觉得自己不能力敌对方,还能自行逃回去,就是有一点,敌我不分,所以一般放出来的时候,都会稍微躲在对方的空间直到回来,或者感觉差不多在出来,把他召唤回去。

  现在每过一点时间,都会让他的脸色阴沉一份。

  就在此时,山峰突然之间猛然一震,无数的霞光从山峰里面再次射出来,尤其一道火红的红光更是直勾勾直冲云霄,所有人都能清晰感到到,无数的灵气开始朝着山峰里面涌去,带起的灵气潮汐都能用肉眼看到。

  这一幕的天色异象,让所有人心里都一震,尤其那道红光,让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异宝即将要出世了。

  他们这些人早已经知道前面的情况,而且贪婪之心已经蒙蔽他们的心智,在他们想来,现在对方正在处于僵持状态,而他们完全可以从旁边绕过去。

  如此大好的机会,怎么会轻易放弃们,纷纷动身超前飞去,路线有意识的避开他们交战的地方。

  而在更外围,几道身影也快速冲了过来,一些隐藏起来的金仙期终于准备出手了,他们自持不是古争和齐公子的对手,耐心的等了下来,果然一个绝佳的机会也放在他们面前,如同一个绝世美女赤裸在一个普通人面前,怎么能把持得住。

  而在天空之上兽车旁的护卫们,见到如此也拉着兽车朝着齐公子的身边靠近,以防止那些人群众有歹心的人。

  而齐公子看到里面发生的一边,心里面也是又惊又怒,自己如果在不解决对方,恐怕自己的东西,就眼睁睁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给夺走。

  那几个金仙的身形根本瞒不住他,更为关键的是,自己如果受到其他的人干扰,很容易反噬自己。

  当自己的护卫来来到自己身前的时候,他在稍微安心一些,不过怎么才能快速的解决对方,忽然之间霜儿的身影映入自己的眼帘。

  虽然他此时不能动弹,在是一些基本的法术还是可以释放,只见金罩加速朝着九龙神火罩旁边靠近,最终停在边缘之上。

  几个护卫拔出手中的武器,站在她的周围指着他。

  “里面的人听着,我要亲眼看着你的朋友死于乱刀之下。”

  齐公子阴森森的威胁道,当然自己不会真的下手,大不了这个女人,以后就囚禁起来,等到时机成熟在把她体内的东西给强行掠夺过来。

  目前来说,还是先把这个难缠的敌人给解决了。

  这一场突如其来变化,根本让霜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齐公子想要用自己来威胁古争。

  所以她在里面拼命的喊道,想要古争不要问自己,结果却发现自己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连身子都只能站在原地不能动弹,竟然不知不觉被人下了禁制。

  霜儿抬头看着上面一脸阴沉的齐公子,心里期待古争在里面不要上当。

  但是没有等多久,一双突然按在护罩边缘,一双熟悉的脸孔透过模糊的火焰,在里面漏了出来,齐公子悄悄的掐起法诀,里面的九条火龙猛然间开始融合起来,心里面却示意自己的护卫举起手中的武器,一副要击杀霜儿的姿态,来干扰古争的内心。

  同时身后的火龙已经完全融合成一体,虽然体型缩小到只有正常人那么迷你,但是威力却足足不知道比之前提高多少倍,快速朝着古争的背后悄然无息的袭去。

  而在山峰里面,之前元立看着面前一个发着璀璨光华的天元株,整个花径已经变得通红,可以看到里面无数红色的液体在飞快的上升,流入那娇艳花朵之中。

  此时这个花朵已经完全闭合,透过有些透明一个蓝红相间的果实正在里面酝酿,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着,那下面岩浆在飞快的下降,周围的寒冰也在极快的融化着,在等不到一炷香那枚果实就会完全成熟。

  “多亏了古道友。”虽然在里面他无法完全知道外面的情况,也因为他在时刻照看着,深怕在最后关头出现什么意外,但是外面那巨大的动静在里面的他岂能感觉不到。

  那剧烈的波动让他也感觉有些心惊胆战,但是古道友竟然把对方统统给挡住了,倒目前为止也没有进来一个,看来回去以后一定好好感谢他。

  在这周围他已经布满禁制,而且自己还在时刻关注着,他很自信没有一个人能够在自己眼皮底下溜进来,看着眼前那枚果子,远离往嘴里扔了一颗丹药,就等最后的成熟了。

  却不知道就在自己后面的那间洞府中,一个人影就在用余光观察这里的情况。

  不知道是不是元立的遗漏,在遍地都是禁止的情况下,反而这里面空空如也,或许他觉得门已经被自己关上,不可能有人从眼皮底下进去,但是修罗却靠着诡异的秘法硬生生穿过那个无所不在的禁制,来到这里躲藏起来。

  要不然他还真无法靠近对方这么近,看到即将成熟的果实,还有对方那丝毫没有防备的背影,修罗不禁露出舌头舔了一下嘴角,脸上不自觉的阴笑了起来。

  很快,原本那漫天的灵气猛然一变,一枚蓝红相间的果实瞬间爆炸而出,蓝色火焰苒苒,红色冰封一片,滴溜溜的在空中悬浮,但仅仅只有核桃般大小,只留下枯萎的花径。

  那果实一出来,稍微再空中转了两圈,一个加速就朝着通往外面的通道冲去。

  “想跑,没门。”元立早就预料这一点,在周围的禁制不仅能预防敌人,还能拦截果实的逃跑。

  空中蹦出两道炫彩的光芒,一个瞬间那果实竟然连突破两道禁制,在第三个禁制的时候,身形才不可置否的停顿下来,身上不断发出来蓝红之色,试图再次击破这道禁制。

  元立等着就是这个时候,身形一晃,手里泛着微光,猛然朝着天上的果实抓取,就当快要抓住果实的时候,一道血光被斜后方突然出现,冲着自己袭来。

  如果自己执意去抓取,他自己有自信绝对被自己收取手中,但是自己绝对躲不过后面的偷袭,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敌人混入进来。

  这种想法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元立就做出了决定,脖子上挂的一个晶石亮光一闪,一个白色晶莹的一面冰镜出现在自己侧面。

  虽然不敢保证能够挡住对方的攻击,但是能够减少一点伤害就减少一点伤害。

  在元立刚刚拿到那个果实的时候,那道血光也成功突破眼前的冰镜,击中元立的背后。

  元立胸口一闷,整个人直接被击飞出去,正好跌在之前天元株的高台之上。

  同时远处通道开始出现剧烈爆炸声,一些人已经开始强行突破这里,周围更是开始震动起来,似乎有人在从其他地方强行打开一条通道。

  元立不觉得意外,因为随着最后的成熟,肯定会有一些人强行过来,古争一个人根本拦不住那么多人。

  一道人影从自己休息的地方冲出来,一扬手,一道血光再次冲着自己过来,元立忍着不适瞬间弹跳起来,同时一个雪色的宝塔出现在自己身后,不断的散发着寒气,挡在自己后面,正好挡住一个偷袭而来的血光。

  而自己离开的一瞬间,一把血光四射的长剑,直勾勾插在高台之上,只剩下剑柄在外,整个高台都被这一击出现无数条缝隙,几乎快要粉碎。

  “你是什么人?”元立怒吼道,这个一身血光邪恶的家伙,别看修为比自己还低一些,可是对于现在自己来说,浑身散发着致命的危险。

  “我是什么人,你不需要知道,把你手中的果实交出来,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那个人阴森森的说道,同时手中凝聚成一团血光,似乎下一刻就要发起攻击。

  “开玩笑,想要就从我手上来拿吧。”元立此时处于最虚弱的时候,哪怕面前这个人自己估计也不是对手,一句狠话放下转身就朝着一个角落撞了过去,人还没有到,一道光柱率先击过去。

  “砰”

  随着岩石破碎,里面竟然出现是一条黝黑的通道,元立早就预防着这样的情况,原本想着有古争的帮助,自己用不到,可是关键时刻足够自己逃出这里。

  就连修罗都没有发现,这里还隐藏如此之深的逃生口。

  手里的血焰想都没想直接冲着对方的后背扔了过去,可是对方早一刻就进入那刚才容得一人的通道中,这在周围炸起一个巨大的坑洞。

  “唰”

  修罗毫不迟疑起身的追了上去,无论如何只要把这个宝贝给抢下来,如果上交上去,那么他的功劳不必多说,绝对可以让他拼了命去争取。

  在他刚刚离开这里的几个呼吸后,侧面的墙壁轰然炸碎,两个人影刚刚从外面打通一个通道进来,放眼就看到这里一片的狼藉,还有那一个巨大缺口的通道。

  “他们刚走,是从那里走吗?”

  “我来分辨一下就知道了,不能让他们轻易离去。”

  只见其中一个人伸手一抓,插在高台之上的一把血剑就凌空飞起,一道青色的光芒打入血剑当中。

  整个血剑‘嗡嗡’作响,在空中迅速旋转起来,几圈过后,剑尖直指那天黑乎乎的通道,然后迅速冲了上去。

  “走,他们从那里里来。”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立马起身朝着通道飞去。

  之前他们虽然一眼就见那个通道,有人刚刚从那里进去的痕迹,而且明显空中有战斗过的迹象,可是怕对方的障眼法,这才用法术确定一番,无误后立马追了上去。

  当他们离开后,进来的通道依然在不停的爆炸着,但是明显有人在快速接近着这里,但是中间的那个台子里,突然涌现出一丝漆黑雾气。

  这些雾气不断的从石台裂缝中钻出来,整个高台周围开始不断的分裂掉落消失,越来越多的黑雾开始涌现出来。

  而在黑黝黝的雾气当中,明显有一道道鬼影在里面穿梭,淡淡的呢喃之声出现在空中,只要被雾气所包围,里面的鬼影一闪,无论什么东西都消失不见。

  裂纹越来越大,黑雾也越来越多,整个高台已经凭空消失了一小半。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一切,即将从破禁制来到这里的贪欲之人,包括外面的古争和齐公子,对这一切全部都茫然不知。

  而此时在外面,古争看着满眼泪水的霜儿,和周围拿着武器的护卫,提气凝神,如果对方真的打算要伤害霜儿,那么他自己宁愿失去这次祭炼的机会,为此可能在也无法祭炼离环,他也绝对打破面前的护罩,不会让霜儿收到一丝伤害。

  最后的一丝煞力已经凝聚起来,后面的九条火龙的变化自己岂能不知,知道对方的用意何在。

  虽然拿霜儿来威胁自己,让自己十分气愤,但是如果对方这一击能够全力攻击过来,足够让自己最后的一点进度。

  所以此时他紧张看着霜儿,只要不是齐公子出手,他绝对有把握把霜儿给救下来,只是有些委屈了霜儿,让他为自己担心了这么久。

  就在此时,随着一声爆炸的轰响,古争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扭头看去。

  一个人影从山峰的另一处冲来,淡淡的气息从对方伸长传来,紧接着一道再次一道人影从里面飞出来,以更快的速度挡在那道人影面前。

  两个人在空中对持起来。

  仅仅过了三息之间,又有两个身影从里面冲出,停留在一次。

  远离看着周围,心里不自觉的低沉下去,怪不得对方这么低的修为能够摸过来,一方面自己大意了一些,另一方面古争好像被困在一个法宝,根本无法在阻拦对方。

  “小心。”元立看着一条狰狞的火龙猛然趁着古争分心的时候,瞬间从空中冲了上去,一颗大嘴已经大大张起,让看到这一幕的元立不自觉的喊道。

  古争哪里不知道后面的变化,虽然脸上一副紧张看着霜儿,但是始终留有一丝警戒在后面。

  “就是现在。”

  古争装作没有发现,等到对方寂静靠近的时候,早已经准备他心念一动,隐藏起来的离环瞬间涨大几十倍,如同一个巨大的手镯立在古争身后,而那头火龙来不及反应,直接钻进中间的空隙。

  一层淡淡的涟漪在空中浮现,那巨大火龙钻进去凭空消失不见,仿佛被这个突然出现的手镯给吞了一样。

  无穷的火焰在离环身上浮现而出,古争大喜过往,一大口心血从嘴里喷出,如同一道利箭一样涌入离环的表面,深入进去,随之一种血脉相连感觉在古争心里浮现。

  古争一伸手,离环滴溜溜的不断缩小自动回缩到古争的右腕之上,再次幻化成一丝血线,然后隐藏消失不见。

  古争看着周围一脸震惊面孔,完成了自己的祭炼,正想冲出去,去看到整个山峰猛然一震,巨大的声响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看过去。

  一股巨大的黑雾从中冒出,极速朝着四周汹涌的席卷而去。
设置
设置 关闭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关闭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返回
<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