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22章 任务艰难

作品:支教青云路|作者:凤凌苑|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14 09:48:14|下载:支教青云路TXT下载
  “宋妈在家里,不行的啊。”唐钰彤求饶起来,因为他不止于那些无谓的动作,手已经伸进睡衣里,抓住坨坨,摆弄起来。

  早起时,知道家里人都上班去了,宋妈不会干涉她在家睡多久,会留着早餐在厨房。唐钰彤也不想在家睡太久的懒觉,便起来出房间,想看看杨政丞是不是还像懒猪一样没有醒。

  宋妈不会到楼上来,她知道如此,才偷悄悄过来到客房看看情况。谁知他这样子,感觉到他有些不顾一切,唐钰彤心里有些慌。

  昨天,见杨政丞与伍教授谈话,回家后与老爸又谈论好久。唐钰彤虽不参与,也不知他们说些什么,但不妨碍她对他的认知与感受。

  也明白,他们之间更近了,完全接受对方才会有这样的交心。只是,一大早他如此做,自己是不是真有完全的准备?

  两人之间有多次亲密之举,这时候,只要他没提出最后的要求,唐钰彤都不会抗拒。

  睡衣被清除,完全暴露在他面前,下方仅有一点点防护,身上的肌肤有一丝丝冷感,让她清醒许多。明白此时是在自家客房里,如果真发生什么事,她还是不愿的。

  抓住他的手,不过,又被他的手带到某处,让她的手去捉住那本来不敢碰的物事。唐钰彤见他有些坚持,犹犹豫豫地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

  完全开放的自己和他的手活动起来,在四处肆掠,看他的样子,很喜欢这样子。也因为意识到他的喜欢,才不忍完全拒绝他的动作。

  只是,这样随着他沉迷起来,会不会让他有更多要求?唐钰彤还没想好,但杨政丞吻了她,随即便没有了思考,这样的吻让她也沉迷,一会儿便忘记身在何处。

  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头,但她不去多想,等他放开自己呼吸。唐钰彤才意识到之前在拥吻的时候,不知他什么时候把自己最后的一点点防御都完全解除了。忙用手去保护,弯着腰。

  这时候也察觉到杨政丞也是和她一样,没有丝毫防范了,这样在一起,真会出事情的。唐钰彤有些怕又觉得自己此时太直接拒绝,会不会让他伤心?

  杨政丞压过来,手、脚都在用力,使得两人完全贴在一起。唐钰彤自然感觉到自己某处的变化。或许是自己也有需求、或许是自我保护的表现,流出了汁。如果,这时候他那物到门口,会没有丝毫拦阻地进门。

  还在扭结着,不过,杨政丞也在注意唐钰彤的变化。没有做最后的进攻,这让唐钰彤稍微放松一点点。主动在他脸颊上亲一下,唐钰彤轻声说,“政丞,我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你……你能不能再等等?”

  杨政丞没做声,对唐钰彤他会有足够的耐心,不会轻易就侵犯她。只是,此时的情况下,他也很难受。抓住坨坨,变形着也让他心中的那股需要在涨高,即使强行收拢自己的情绪,也很难平复。

  让她的手握住,杨政丞索性坐到她身边,让她有更好的角度来握。然后,让她行动起来,唐钰彤不是不知道这些。见他有这样的要求,脸颊完全红透,不敢看他一眼。

  很生疏地随着他手引导而动,也明白这样不会让他满意。她明白男人会在什么情况下才满意,过一会,心情逐渐平复一些。知道必须完成他交给自己的任务,才可能从他房间回到自己房间。

  宋妈虽没上楼,但很可能是知道自己的情况,可别让宋妈有什么误会才好。

  手动作好几分钟,感觉到手臂有些吃力了,可他还是原样子。唐钰彤不由地看他一眼,见杨政丞在看着她,而他的一只手落在自己腰间,另一只手抓住自己坨坨。

  看他很不专注的样子,唐钰彤有些不满,偏偏她真不知这时候他应该是什么样的,没有一点经验啊。平时,有时候和周雅丽说一些这方面的羞人的话,但也不会有谁说这样的细节。她是真不知道,可这样子要多久才帮他解决面前的问题?

  “专心一点。”唐钰彤声音非常小,也不知杨政丞是不是听得到,继续忙碌,不知到底要多久,唐钰彤心里多少有些抱怨,怎么能够如此折腾人呢。有过几分钟,杨政丞见她这样子,很可能一天都没办法实现目标。

  便将她的坨坨抓着,然后过来将某物包围,唐钰彤根本不相信地看着他,见他专心地行动,要她双手帮忙,随后的所做所为,出乎唐钰彤的认知。

  不过,这样的效果比之前她在忙碌要好多了,坚持不到十分钟,总算感觉到他的变化。然后,自己坨坨之间被他留下大量的东西。

  有种要哭的冲动,唐钰彤感觉到自己很委屈,不知该怎么办了。但这些都不能留在明显让人察觉到地方。宋妈很细心的,如果知道了,会不会跟老妈说?然后老妈找自己问情况?

  但她却是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好在杨政丞知道该如何处理,床头柜上有抽纸,那一些给唐钰彤自己来处理。杨政丞自然不去理会她怎么做,自己也得处理一下,往卫生间去。出来的时候,见唐钰彤已经将睡衣穿好,手里拿着一大卷纸。

  不会在房间里留下任何证据,那卷纸都不知她要放哪里,估计是不让宋妈或家里人有所知道。

  洗漱之后,杨政丞往唐钰彤房间去,见她在梳妆台那忙着弄脸,便走过去。等唐钰彤看到他出现在镜子里,顿时吓一跳。或许是她还在乱想,扭头看他,“一声不响进来,吓人一跳。”

  “是不是心跳都变频了?我摸摸。”杨政丞笑着说,仿佛之前的所有事情都没出现一样。

  “不准动。”唐钰彤确实有些心虚,怕他又有行动然后再有要求。

  “还不饿吗,下去吃早餐,要不宋妈会等久了。”

  提到宋妈,唐钰彤也知道,今天下楼太迟了,也不知什么会怎么想。会不会到楼上来寻找到某种气味?这样的怪味,宋妈一旦闻到肯定会知道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