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穿越 军事科幻 游戏竞技 恐怖悬疑
憩心阁 憩心阁 > 玄幻魔法 > 遥望虹霓 > 第百八十一章 仲夏夜无梦

遥望虹霓 第百八十一章 仲夏夜无梦

作者:玖骊 分类:玄幻魔法 更新时间:2019-09-11 22:23:32
    林瑶上完西班牙语课,和往常一样来到武林广场站乘公交车。

  等车的间隙,她再次尝试,终于打通了蒋明淑的电话。

  “喂~?”电话那头,蒋明淑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什么事?”

  林瑶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了?”

  蒋明淑轻嗤一声,反问,“我能有什么事?”不过是被鱼刺卡了一下,而已。

  林瑶没有被鱼刺卡住去医院的经验,听到蒋明淑这么说,她稍稍松了口气,“你没事了就好,那天,他们说得挺吓人的。”

  说到那天晚上的窘事,蒋明淑登时又火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有事快说,没事我挂电话了!”

  林瑶明白蒋明淑果然还在介意当时把她交给梁凯文的事,不好好哄一哄怕是不行。

  她略微思忖,问道“我现在武林广场,过去看看你怎么样?”

  “你过来干嘛?谁要你过来?”蒋明淑抬高了嗓门,大声喝止,“不许过来!”

  就在蒋明淑朝林瑶大呼小叫的同时,她的房门被敲响了,“明淑……”

  听起来好像是梁凯文的声音。

  林瑶这时才反应过来,他俩住一起呢,她这么晚过去打扰人家未免太不合适了,于是改口道“这样啊,那我们下次再约吧。”

  蒋明淑几乎是在梁凯文发声的同时就把话筒给捂上了,根本没有理会电话另一端的人在说什么。

  说话间,梁凯文迈着长腿进屋了,“明淑,你喊我?”

  蒋明淑冷冷睨了眼他,没好气道“我打电话,没你什么事,赶紧出去吧!”

  梁凯文也不生气,笑嘻嘻地一屁股坐在她边上,“来都来了。”

  蒋明淑推了他一把,没推开,只能小声警告,“正打电话呢,别来烦我!”

  梁凯文却顺势靠在她身上,双臂一张,想要抱她,“你专心打电话就是,我在边上陪着你,保证不开口。”

  蒋明淑赏了他一记白眼,“你不走我走!”

  说罢,她毫不留恋地起身离开了。

  “明淑!”

  ……

  再说林瑶,她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蒋明淑的回音。

  她心中便有了答案,显然没有人希望自己过去胭脂里那边。

  既然如此,她也只得作罢。

  正当林瑶以为她和蒋明淑可能会因为鱼刺事件而友尽时,蒋明淑再次开口了,“你在什么位置?我过去找你。”

  五分钟后,蒋明淑和林瑶在武林广场碰面了。

  蒋明淑的神情闪过一抹不自然,说道“那个,我想去西湖边走走。”

  这是她准备和自己说点什么的意思了。

  林瑶勾了勾唇,欣然点头,“正好,我也想去西湖边。”

  从武林广场去西湖边,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她们极有默契地选择了步行。

  蒋明淑随口问道“你最近怎么老往武林广场这边跑啊?”

  林瑶语气淡淡地解释道“我在这边学外语啊,西班牙语。”

  她曾不止一次地和蒋明淑说起过自己在新世界外语学校学西班牙语的事,但是蒋明淑显然没有当回事。

  “不是吧?”蒋明淑闻言瞪大了眼睛,“你是内勤,学西班牙语干嘛?有机会用到吗?”

  每次都是这个反应,林瑶算是服了她了。

  “应该,有机会的吧。”林瑶想了想,说道“林云想让我参加十月份的广交会,还有十二月份的dubai展。”

  “你说什么?!”蒋明淑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疑惑道“你们公司现在不是有好多业务员的嘛,为什么让你去参加展会?你真的改做业务了?”

  林瑶苦笑,“原本,我是一心想要做业务来的,不过,林云他们一直不同意。”

  “既然不让你做业务,他们让你去参加广交会干嘛?去dubai展干嘛?那可是外展,外展哎!”蒋明淑接问了一连串的问题,然后话题一转,“唉,对了,dubai王子被杂志评为世界上最帅的王子,你知不知道?”

  她怎么扯到dubai王子了?

  林瑶有些发懵,林云也就是那么一提,她去不去还不一定呢,就算她真的去dubai也不是去见王子,而是参展,dubai王子帅不帅和她有什么关系?

  看着一脸兴奋的蒋明淑,林瑶神情无奈,说道“他们可能也纠结吧,毕竟简雯走了,沈晶晶也走了,其他人大多在公司里混日子,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这样啊?”一直在奥兰多混日子的蒋明淑有点不太自在地拨了拨耳边的发丝,继续先前的话题,“这样也不能让你去参展吧?还是说,他们存心让你为他人做嫁衣?”

  其实,蒋明淑的猜测并非不可能。

  林瑶顿时意兴阑珊,“谁知道呢。”

  林云让她参加展会,可以视为林云对她的特殊关照,也可以视为嘉奖和荣誉。

  她参展后得到的客户资料都是交由林云进行分配的,真正能分到她手上的想必少之又少。

  然而,即便如此,她还是想去展会上看看。

  她很清楚自己的弱点是什么,她迫切需要多多锻炼,快快要增强自身实力!

  只有当她强大到让人忌惮的地步,某些人才会不敢打她的主意!

  路灯下,女孩的表情柔和而又沉静,若有所思,若有所虑。

  蒋明淑知道自己刚刚那番话可能太打击人了,她干咳一声,安慰道“不过,你去看看也挺好,不像我似的。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参加展会。”

  第一次,蒋明淑心中生出了些许不甘。

  林瑶宽慰道“那倒不会,将来总有机会的。”

  蒋明淑叹气,“除非,我离开奥兰多,否则我大概会在现在的岗位上待到退休。”

  一眼能看到底的人生,就算再完美,始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对于这一点,林瑶是同意的,她也跟着叹了口气,“哎……”

  蒋明淑由衷道“有时候,我挺羡慕你的。”

  林瑶顿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羡慕我孤家寡人,没人追,还是羡慕我工作不稳定,随时会丢饭碗?”

  说真的,她很意外蒋明淑会有这种想法!

  蒋明淑被她逗乐了,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这么说你自己啊?”

  “我说的都是事实啊。”

  林瑶没有夸大其辞,“每当我手上攒起一点小钱时,就意味着付房租的时间又到了。这种感觉非常糟糕,比这更糟糕的则是,到了付房租时间,发现自己还没有攒够钱房租钱!

  实话告诉你,去年过年前,我还在为付不起房租而发愁。我受够了被房东追着要房租的苦,所以我不论如何不会找你和我一起租房子的。”

  是这样嘛?

  蒋明淑若有所思,她大学毕业直接进了奥兰多,从学校宿舍搬进奥兰多位于胭脂里小区的职工宿舍,她从来没有租过房子住。

  她以为租房子挑选的余地大,就算合租也可以自己找合缘的室友一起住,怎么着也比住公司分配的宿舍和舍友强。

  她认真思考了一番,或许是因为过得太顺遂,她一直是月光族,尽管她很想搬出宿舍,但她确实不想遇到被房东追着要房租这样尴尬的事。

  她不甚走心地宽慰道“也许,这是上天对你的考验,说不定很快就会有大大的惊喜等着你,你看你都快要参加广交会了,还要出国参展呢。”

  大大的惊喜?

  林瑶回以“呵呵。”

  她并没有将秦弈纠缠过她的事告诉蒋明淑,而且她正发愁如何把这个“来之不易”的参展机会让给别人!

  其实她连dubai展都不是很想参加,那和研究生考试离得太近。

  如果她选择参展,那么她下半年报班备考的计划就泡汤了。

  如果她拒绝这两次展会,林云大概以后都不会再给她参展的机会了。

  总之,她左右为难!

  九时许,林瑶和蒋明淑并肩走在九曲回廊,在这里欣赏夜色中的波光粼粼的西湖,是林瑶和蒋明淑夏天最喜欢做的事。

  掠过湖面而来的习习凉风终于吹走了夏夜的暑热,让人颇感神清气爽。

  林瑶抬起头,看向那漆黑夜空中,那轮渐渐残缺的圆月,和漫天的星辰。

  林瑶笑着说道“今天晚上你一直在说我的事,却对你自己的事绝口不提,。”

  蒋明淑乜了她一眼,语气淡淡地反问,“我每天都一样,有什么可说的?”

  林瑶挑眉,认真道“我想说的是那位,他好像很在意你嘛,你真的完全不考虑?”

  蒋明淑不悦地皱眉,“别和我提他,一提就烦。”

  林瑶对此很是不解,“你到底在烦什么?”

  对啊,她到底在烦什么呢?

  蒋明淑沉默了,如果说在一开始,她是因为梁凯文没完没了的纠缠而觉得烦,那么后来呢?

  梁凯文出差到米国那两个月,她总算清静了,可她的心情却没有任何好转。

  后来,梁凯文终于从米国回来,但他并未在杭城停留而是去了厦城,她居然无法抑制地感到怅然若失。

  蒋明淑不是小孩子,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是任佳颖说得很对,梁凯文追求她,并不一定是因为喜欢,很可能仅仅因为他长这么大没有被人这么不留情面的拒绝过而已。

  如果真正追到手,梁凯文就不会再将她当回事了。

  蒋明淑深以为然,她一直告诉自己,绝不能对梁凯文那个花花大少动心,可她还是渐渐沦陷在他热烈的追求中。

  她思虑再三,接受了雪天使六人聚餐的提议,可她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

  她先是遇到了那几个黑衣人,还有雪天使那位外国朋友……他们在极为古怪的气氛中吃完午餐,她便借故告辞了。

  回来时,又遇到了那样的事。

  当她和那个名叫刘建的男人对峙时,尽管她手上握着菜刀,可她还是很怕很怕,怕到腿发软,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她手也无法抑制地发抖,“出去,你快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而刘建正好相反,他在渡过最初的慌乱后,很快就缓过神来。

  他笑得不怀好意,显然没有把蒋明淑那番虚张声势的话当回事,“我见过你和李雪一起去酒吧,还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

  李雪就是雪天使,经过这天的事,蒋明淑已经知道,林瑶之前和她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可惜太晚了!

  她已经引狼入室了!

  蒋明淑羞愤交加,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在这种时候绝不能示弱!

  她不停地大喊大叫,“滚!再不滚我就不客气了!”

  对方见状,更加淡定,“想玩是不是?正好,也我还没有试过性子这么烈的女人,那我今天就陪你好好玩玩!”

  轰

  蒋明淑脑子里像是被投落成吨的炸药,她快要被气炸了!

  她胆子不大,可是她的脾气一直挺大。

  怒意瞬间被点燃,她忘记了胆怯,抡起菜刀朝对方砍去。

  刘建终于意识到自己今天招惹到了硬茬。

  此消彼长,形势立时反转!

  刘建在蒋明淑屋子里抱头鼠窜,正要夺门而逃时,却被刚从厦城回来的梁凯文堵了个正着。

  梁凯文并没有正儿八经练过武功,却也学过几招防身术,当下将已经慌不择路的刘建按在地上一顿猛揍。

  蒋明淑绷得紧紧的心弦在看到梁凯文的那一瞬间,完全放松下来,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蒋明淑犹豫着将那天的事告诉林瑶一个大概,“不过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他的家里人不会接受我的。”

  林瑶不敢置信道“他已经带你见过他的家人?”

  蒋明淑笑得苦涩,“是见过,但是还不如没见。”

  那天,梁凯文提出带她去“应付”他的母亲。

  蒋明淑犹豫过,但她还是打扮得漂漂亮亮去了,谁知,她还没有见到梁凯文的母亲就遇到了李欣儿,后来又与他母亲在那样尴尬的情况下见到。

  蒋明淑挑挑捡地说完事情的经过,自嘲般笑笑,“你说得对,完全没有可能的人,我有什么可烦的?”

  话虽这么说,可是放出去的感情就如同开了闸的洪水,怎么都收不回来了。

  她的这番话,等于变相承认她是喜欢梁凯文的。

  林瑶很想点醒她,“他对你的心意很真诚,丝毫不拖泥带水,而且你也并不是没有动心。既然两情相悦,何不正视彼此的感情,好好相处?”

  蒋明淑脸上依然在笑,可她的心里在流泪,“他的心意,只能代表他现在,不能代表他一直会这样,喜欢我。如果注定没有结果,我为什么要开始呢?”

  林瑶回到家时,已经很晚,可她没什么睡意,她一闭上眼睛,脑子又开始杂乱起来。

  蒋明淑和梁凯文,她和秦容泽,难道注定不会有结果吗?
设置
设置 关闭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关闭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返回
<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