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排行书本分类完本小说玄幻魔法同人小说武侠修真穿越小说都市言情历史军事侦探推理
憩心阁 >侦探推理 >王的祭祀 >长生密语 第八十四章 催眠秘术

王的祭祀 长生密语 第八十四章 催眠秘术

作者:长安十二家分类:侦探推理更新时间:2020-04-29 23:12:36

“黑披风”身材强壮,高大笔直,沐梓风判断他绝不是东瀛人。

房间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神秘的香味,缓缓地透过了口罩,钻进了沐梓风的鼻孔里。

既然“黑披风”要求他们坐下来,那权且坐上一坐,看看他会使出什么伎俩?于是沐梓风坐了下来,暗地里偷偷地观察着前排坐的人,他们清一色戴着青铜头盔,穿着打扮和鬼鸣岗上的山鬼,简直一模一样。

“他们,难道在接受台上人的心理辅导?”沐梓风迷惑不解地挠抓着头发,拧紧了眉毛,将目光移到了台上“黑披风”的身上。

“黑披风”见沐梓风、觉皇都已经正襟危坐,便不再多言。他凝神屏气,略微张口,喉结一上一下窜动,似有气流在起伏涌动。

“是不是要发功了啊?”沐梓风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他又看了看身旁坐着的觉皇,觉皇双眼微微眯上,似睡未睡,若醒未醒,仿佛游离在太虚之外,恰如不是人间归客。

一看到觉皇开始打盹,沐梓风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至少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因为在危险来临的时刻,觉皇的眼睛会瞬间睁开。

不仅仅眼睛会睁开,觉皇总会飞身上来,保护自己。

正在思绪乱飞之际,这时候,沐梓风发现台上那个“黑披风”又有了新的动作,他的脸上绽放出邪魅的笑容,长长的疤痕被咧开的嘴角,雕饰成一朵肉色的海棠。

“会不会有事情要发生?”沐梓风的心脏悬了起来,因为他看见“黑披风”直起双腿,腾空跳了起来,转身落地后,踩着古怪的节奏,他的嘴巴半张着,摇头晃脑,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与此同时,一曲奇异的歌声,自沐梓风的双耳萦绕而来,那歌声低沉、却又充满磁性,就像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摸着他的脖颈,又如一位超凡脱俗的佳人,粉黛峨眉,笑语盈盈,在沐梓风耳间窃窃私语。

心里被挠的痒痒的,世界变得迷离了起来,眼前的场景如落叶般飞旋于天地之间,纷纷飘散。

此时的天与地,显得格外的空旷和遥远,大风飞扬乱卷,他全身一丝不挂,如初生婴孩一般,呆立风中。

脚下的土地裂开了一道道缝隙,沐梓风急忙拔腿狂奔,地面碎成了一片片,向深渊坠去。

跑了不过几十米,沐梓风忽然脚下一空,全身也载进了无尽的深渊。

“啊……”他刚想大声疾呼,却发现喉咙就像被扼住了一样,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时间和空间好似都被冻结了,他竟然悬浮在了半空中,动弹不得。

一张巨大的人脸,从浮云变幻的苍穹里,随着一道耀眼的闪电,飞到了沐梓风眼前。

那张脸看得十分真切,更颇为眼熟,半尺长的刀疤在脸上狰狞的抖动着。

“他不是‘黑披风’?”沐梓风在梦里,失声叫了出来。

的确,那张脸长得和“黑披风”几乎一模一样。他可以立即确定,那张脸的主人,就是“黑披风”。

更让沐梓风惊讶的是,“黑披风”嘴巴开始蠕动了起来,三句话蹦了出来:

“你是我的奴隶,你是我的奴隶,你是我的奴隶!”

那三句话,仿佛三根铁钉一样,死死地钉进了沐梓风的脑海里。

此时,记忆的阀门,被一股无名之力,狠狠地撞开了。

无数个回忆的画面,如电影般在脑中重现,他看到自己在怪园探险寻觅,在医院大战背尸人,在吴宅遇见师母。

让他始料未及的是,每一帧画面里,那个沐梓风都会绽开邪魅的笑容,一句话令他震惊的话从嘴角飘了出来:

“我是你的奴隶”。

“我是你的的奴……”沐梓风竟然也条件反射般自言自语起来,只是那个“隶”字还没说出口,一股热气从耳蜗里旋转而入,狠狠地刺激着神经系统。

那股热气的刺激,让沐梓风如梦初醒,他全身一颤,看见觉皇正伏在了他的耳边。

“戴好口罩。”觉皇低声道:“空气中有毒。”

沐梓风如梦初醒,他发现自己的口罩没有盖严实,空气中那股淡淡的香味,顺着缝隙钻进了鼻孔里。

香味是从何处飘散而来,沐梓风着实不清楚,他再看前排的山鬼模样的人,全部东倒西歪躺倒在椅子上,应该已经酣睡深沉。

再想起刚才的画面,沐梓风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心理疏导?分明就是催眠之术。他联想到人体实验室里,那些可怜兮兮、任人宰割的实验品,

东瀛人给抓来的人注射了秘药,让那些人身体上发生了病变,变成了山鬼的模样,自然是变得力大无穷,不惧刀枪。

为了进一步控制山鬼的精神,他们用催眠秘术进行洗脑,进入山鬼的梦境,反复说出咒语,还有那些回忆的画面,交叉形成了新的记忆,让山鬼认为他就是他们的主人。

看着台上依旧跳着鬼舞步的“黑披风”,沐梓风又陷入了深深的不解,觉皇让我戴好口罩,说空气里有毒,可是空气只有淡淡的香味,毒气又从何处而来呢?

观察着房间里的陈设,木制的台子,穿着“黑披风”的人,厚厚的窗帘,还有台子上六根蜡烛,火光摇曳,“黑披风”的影子,更加诡异和迷离了。

轻轻地嗅着那股香气,沐梓风发现香气中,有一股燃烧的味道,他的目光立即被台子上的蜡烛吸引了,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夺魂香烛?

所谓夺魂香烛,沐梓风是从野史中窥探到的故事,传说中那种香烛散发出奇异的香味,可以夺人魂魄,让人失去记忆。没想到今天沐梓风居然大开眼界,在这里看到夺魂香烛的用途,真可谓奇幻之景。

“黑披风”见那些山鬼全部昏睡,双手合并,嘴里叽里呱啦一番说辞,椅子上的山鬼又突然被唤醒了一般,直立起来身子,伸着手臂跳到了“黑披风”的身旁。

“呔,奴才们!”“黑披风”一口浓郁的西北话,飘了出来:“听真切了,主人让你们去鬼鸣岗,抓活人!抓活人!”

话音刚落,山鬼们瞪着血红的眼珠,发癫一样跟着叫了起来:“鬼鸣岗,抓活人!鬼鸣岗,抓活人!”

恰在此时,房间的铁门被东瀛士兵推开了。

山鬼排成了一纵队,紧跟着跳着,走出了房间。

“怎么样?”“黑披风”凑到了沐梓风面前,冷笑着:“你们今天怎么空手来了?没押来新的牲口?”

沐梓风一愣,不知道如何应答,心想如果不说话,会不会穿帮?

“细的哇啦,脱呀扫啦。”一段段东瀛话从觉皇嘴里滔滔不绝地说了出来。

这时候,愣住的是“黑披风”了。

“他娘的,你们来中华这么久,也不学学中华语。”“黑披风”意味深长地看了觉皇一眼:“说得啥鸟语?”

觉皇到底懂不懂东瀛语,沐梓风正疑惑间,一阵嘈杂的脚步,从过道里传进了房间。

“他们的是内鬼,是内鬼!”那声音,分明是小瘦子东瀛人在叫喊。

果不其然,小瘦子带着几个东瀛人军人,冲到了房间的门口,用枪指着沐梓风等人。

“黑披风”听到狗爷的呼声,死死地盯住了沐梓风的眼睛。

“我看你们到底是谁?”“黑披风”伸手就要揭沐梓风的口罩。

就当“黑披风”的手指将要接触到沐梓风的口罩之时,只听得“哗啦”一声,他的一只长腿扫到了“黑披风”的胳膊上,“黑披风”吃了那一痛,继而抬起了手臂。

觉皇趁机从“黑披风”腋下钻去,又从他身后站起了身子,左手食指和拇指卡在了“黑披风”的喉咙上,似乎手指略微一发力,便能生生扼断他的喉咙。

“都给我让开,要不然,我兄弟能扭断他脖子!”沐梓风声色俱厉地威胁道。

“看……看不出,你还有点本事!”“黑披风”不服气地说道:“搞偷袭,算不得真好汉,有种放开我,真刀真枪的干一番?”

“做梦!”觉皇无情地丢下两个字。

“还不让开?我的兄弟耐心是有度的。”沐梓风再次骂道。

“都都让开……”瘦小子咬牙切齿地发出了命令。

东瀛军人端着三八式步枪,瞄准着沐梓风他们的身体,但还是慢慢的散开了,让出一条路来。

沐梓风心想,看来他们投鼠忌器,害怕“黑披风”受到伤害。可见“黑披风”绝不是一般人。

退出房间后,觉皇挟持着“黑披风”一路退到了过道上的大铁门旁。

在小心翼翼地退出铁门后,觉皇猛地将“黑披风”朝铁门里扔了出去。

众东瀛军人猝不及防,,赶忙去接着半空中落下的“黑披风”,没人关注即将逃遁的觉皇和沐梓风。

趁着当口,觉皇一把拉上了铁门,又牵起沐梓风,舒张猿臂,几个箭步,拐过了转弯处,朝着过道深处逃去。

身后紧紧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可是觉皇、沐梓风奔走更加迅捷,他们来到青铜暗门的那块墙壁旁,三角形的标志赫然画在墙上。

没有丝毫的犹豫,沐梓风拉开了青铜暗门,两人一猫腰,钻进了盗洞。

目录
设置
设置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听书
发声
男声女生逍遥软萌
语速
适中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返回
章节报错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错误举报